【犯罪 灵异】天使的挽歌(2)

那个,本作没有cp,至少活人是没有的。

(二)少年

鸦天狗将伞撑过少年的头顶,少年抬起头迷茫的望着他,湿透的银白色头发贴在脸颊上,显得脆弱又无助。“你是谁?”他张口问道。
鸦天狗拉着少年的手把他拉向大天狗他们那边,说:“这么大的雨你干嘛不躲啊!这样会生病的。”少年低下头,默默跟在他后面。
他们带着少年去了大天狗家里。少年被鸦天狗推进了浴室,里面响起流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少年从浴室里伸出手臂,说:“我的围巾。”门外的鸦天狗有些诧异,说:“围巾已经湿透了,再说现在天气这么热,戴什么围巾啊。”少年的手缩了一下,说:“我冷。”鸦天狗只好回房间拿了一条自己的围巾给他。
少年穿上了大天狗幼时穿过的月白色浴衣,又围上了鸦天狗给的红色围巾,比起之前整洁了不少,鸦天狗看着那头有点长的头发,伸出手说:“你头发太长了,我帮你扎起来吧。”谁知还没有碰到,少年就惊慌的躲开了,“别碰我!”他喊道,突然提高的声音把房子里的三人都吓了一跳。鸦天狗只得放弃。
少年坐在沙发上,大天狗坐在他的对面,妖狐和鸦天狗站在沙发两侧。
“你叫什么名字?家人在哪?”大天狗问道,少年摇了摇头,说:“我不记得了。”大天狗愣了愣,问:“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街上,还淋着雨?”少年又摇头,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大天狗指了指身旁的妖狐,说:“你认得他吗?昨天你找过他。”少年望着妖狐,说:“我不知道……”大天狗叹了口气,说:“那你记得的最早的事是什么?”少年想了一会儿,说:“我一直在街上走着。”大天狗沉默了片刻,少年说道:“我想回家,你能帮我找到我的家吗?”大天狗:“你还记得你家的样子,还有你的家人吗?”少年想了想,说:“抱歉,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鉴于少年什么都不记得,大天狗只好让他去房间里休息,少年很谨慎的从房间里面锁上了门。大天狗去浴室拿出少年换下的衣服,仔细翻看着。
“表哥,你在看什么?”鸦天狗问道,妖狐也伸着脖子去看大天狗手中的衣服。大天狗一边翻一边说:“这些衣服的款式很老,现在穿的人不多了。”鸦天狗看了看,说:“不就是普通的背心衬衫牛仔裤吗?我有很多这样的衣服啊。”大天狗说:“像你这么老土的人也不多见呢!”“表哥!”鸦天狗又羞又气,旁边的妖狐用扇子捂着嘴偷笑起来。
大天狗翻了很久,最后从少年的裤袋里翻出一枚小小的纸鹤,因为雨水的浸渍,纸鹤变得湿漉漉的,仿佛一碰就会烂掉,白色的鹤身上晕染出一片小小的墨迹,上面有字?
大天狗小心翼翼的把纸鹤拆开,模糊的字迹依稀可以辨认出来,上面写着:

祝首无十三岁生日快乐
                                                      老师  连

鸦天狗说:“原来他叫首无,还有个老师叫连?”大天狗把纸放下,说:“接下来就是你的工作了,鸦天狗,叫首无和连的师生不多,你只要去你们警局的信息系统上面查一下,就能找到这孩子的身世了。”鸦天狗说:“我这就去警局。不过首无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呢。”
鸦天狗火速开着大天狗的车去了警局,外面的雨变小了,看起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停了吧。一想到马上就能弄清那个少年的身世,鸦天狗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他哼着歌走进了警局的大楼。
在浩如烟海的信息库里找到一个人并不容易,警局的同事告诉鸦天狗,信息库是从这两年才建立起来的,很多比较久远的信息尚未录入,鸦天狗想那少年才13岁,一定是录入进去了,信心十足的等待着结果,可是等那长长的进度条走完,在那片长长的检索结果中,鸦天狗没有发现一个长的像那少年的叫首无的人。
同事问道:“你要找什么人啊?我们的信息库里目前收录了8年以内的所有人,包括生者死者,如果连这个都找不到,那你要找的人要么是黑户,要么在8年前就已经死了。”鸦天狗说:“他可没有死,那一定就是黑户了,你再帮我找找叫连的人吧。”
叫连的人比想象中要多,同事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就让鸦天狗留下自己慢慢看。鸦天狗一个一个查过去,连的年龄性别相貌都无法判定,唯一知道的是,他是个老师。不过也有可能不是,人们会把很多人称作老师,比如工作上的前辈、培训班的教员、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甚至是色情电影从业者……虽然不是正规的老师,但也会被称作老师,有时两个孩子互相开玩笑时,也有可能称彼此为老师。
不过,首无之前说他想回家,既然有家,那一定不是孤儿了,退一万步讲,即使他和孤儿院的大家关系很好,把孤儿院当成家,失踪了这么久,也该有人来报案了。可是最近警局并没有接到孤儿院报案的信息。如果是以前报的案呢?那不可能,在外面流浪那么久的孩子,身上一定早就脏兮兮的了,首无虽然有点狼狈,但并不算脏。
鸦天狗搜索了很久,最后终于确定了五个人选。
第一个连是平安京国立中学的教师,30岁。鸦天狗对他寄予厚望。
第二个是驾校的教练,43岁。虽然首无这种未成年人应该不会去考驾照,但是以防万一鸦天狗还是把这个连留下了。
第三个连是绘画兴趣班的老师,33岁。首无那种孩子画画?鸦天狗脑中浮现出裹着厚围巾的首无扎着长马尾一副艺术家的样子。其实他头发确实挺长的是吧…………
第四个连是GV演员,24岁。绰号叫老师,至于为什么叫老师?鸦天狗也不知道,但是鸦天狗对这个连很抵触,希望他不是。
第五个连,是平安孤儿院的老师,29岁。但是他的资料到10年前就停止了,大概是档案科同事的疏忽吧,如果前几个连都不是,他们也只好去孤儿院问一问了。
鸦天狗离开警局时,发现雨已经停了,这是个好兆头,如果明天依旧是晴天,他们寻找连会轻松很多。鸦天狗愉快的开着车回了家。
到家时天已经黑了,鸦天狗提着顺道买的菜进了房子,“表哥!我回来了!”他喊道。却没有得到大天狗的回应。
客厅里黑乎乎的,鸦天狗打开灯,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大天狗。“表哥!你怎么了!”鸦天狗扔下菜冲了过去。紧紧握住面容憔悴的大天狗的手。大天狗张着干涸的嘴,虚弱的说:“你怎么才回来……因为饿死而完成不了大义,可是很丢人的……”鸦天狗翻了个白眼,松开大天狗的手,说:“你也是大人吧!饿了自己做东西吃啊!”大天狗虚弱的伸着手,说:“快别说了,我快饿死了……”鸦天狗一脸嫌弃的提起地上的菜,说:“好啦,我去做饭,你叫首无起来吧,睡这么久,晚上该失眠了。”
鸦天狗在厨房切菜,过了一会儿,外面突然传出大天狗着急的喊声:“首无!”鸦天狗放下刀,跑出去,问:“怎么了?”大天狗说道:“首无不开门。”
鸦天狗看着紧闭的房门,拍了两下,喊道:“首无!”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大天狗说:“你让开,我把门弄开!”鸦天狗退到一边,大天狗抬起脚,一脚踹开了门。
房间里漆黑寂静,鸦天狗打开灯,里面没有首无的踪迹,大天狗把被子掀开,发现下面是之前给首无穿的浴衣和围巾,衣服展开的样子好像一个人在被子下面似的。鸦天狗跑去了阳台,看着空荡荡的衣架,他喊道:“首无的衣服不见了!”大天狗把柜子、桌子下面都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说:“大概是偷着跑了。”鸦天狗:“那我们快去找他吧!”
大天狗和鸦天狗离开了房间,他们没有看到,柜子对面的镜子里,有双赤裸的脚从层层叠叠的衣服堆后面露出来。

兄弟二人在外面找了半夜,依旧没有首无的踪迹。

评论
热度(7)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