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 灵异】天使的挽歌(1)

现代背景,犯罪灵异向
灵感源自群里小伙伴发的一张关于各种CP组合的图,警察×算命的,实际上这里并没有cp

由于作者文笔辣鸡,思想阴暗,后续部分暴力血腥内容可能会引起读者的不适,请各位善于利用右上角和返回键……

(一)缘起

xx,男,孤儿。
12岁被***夫妇收养。
13岁夏季失踪,调查无果。
影像暂缺。

鸦天狗放下卷宗,看了看外面阴沉沉的天空,离开了档案室。

这是鸦天狗来刑事科的第一周,没有分配到任务的他只能在档案室看看以往的案件记录,可是他的脑袋似乎天生不是看文字的料,刚刚看过的案件,现在连受害人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只知道那是一桩十年前的悬案,失踪的少年至今没有找到,如果那少年还活着,大概和他差不多大吧。
一声炸雷响起,外面哗啦啦的下起了瓢泼大雨,也不知是怎么了,夏天都快过去了,最近却总是下暴雨,一下一晚上,再不回去,恐怕回家就要湿透了。
鸦天狗走进一幢有些古老的宅子,打开门,喊道:“表哥!我回来了!”古朴昏暗的客厅里今天似乎来了客人,鸦天狗轻轻的走进客厅,想就这么悄悄的回自己的卧室。这里是他的表哥——私人侦探大天狗的家兼工作室,客厅里的八成是今天的客人。从沙发后面鸦天狗看不到那位客人,但靠在沙发上那根老高的旗子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根骚气的紫色边丝绸做的旗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算命占卜,不久之前,它被鸦天狗没收过,这么说来,坐在沙发上的客人一定就是……
想到这里,鸦天狗就气不打一处来,沙发上的人听到了他刚刚的话,爬起来从沙发前面回头看他,果然……
“哟!小警察,我们又见面了!”那个一头白毛拿着扇子的年轻男子笑嘻嘻的站起来冲鸦天狗打招呼,鸦天狗生气的哼了一声,说:“你这种招摇撞骗的家伙已经不归我管了,你最好别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不然这次可没有什么当科长的姐姐来帮你!”
这时,穿着月白色浴衣的大天狗拿着茶叶从厨房出来,看见客厅里剑拔弩张的气氛,他问道:“怎么了,鸦天狗?”鸦天狗说:“没什么,表哥,我回去了。”大天狗点了点头,鸦天狗又狠狠的瞪了那个客人一眼,这才愤愤的离开。大天狗一边泡茶一边说:“妖狐先生,继续说吧。”
鸦天狗躺在床上闷闷不乐。那个妖狐,是他以前的科长——三尾狐的弟弟,明明不缺钱,却偏爱拉着旗子出去给人算命。上次他被人举报诈骗,鸦天狗拉走了他的算命摊子,没想到却被他姐姐三尾狐利用权能给压下来了,刚刚走出学校的鸦天狗最看不惯这种事,一时气不过,就申请调去了刑事科。没想到,居然在家里遇见他了。

“那个小孩跟小生说,他找不到他的家了,小生问他家在哪,他说他不记得了。”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鸦天狗可以清楚的听到客厅里的谈话。妖狐似乎在委托大天狗找一个小孩,这种事,明明应该去找警察,他却来找侦探,也真是思路奇特。大天狗也指出了这一点,妖狐回答道:“小生觉得那孩子有点奇怪,这么热的天气却围着很厚的围巾,小生让他去找警察,可是他不愿意去,说什么小生不知道就算了,小生看他可怜,就让他暂时跟小生回家,他又不愿意,说明天下午再来找小生。小生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你。”大天狗思索了一会儿,说:“那孩子长什么样子,你能描述一下吗?”妖狐说:“小生画下来了。”接着,鸦天狗就听到纸张的声音。大天狗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提供的线索太少了,不如明天我跟你一起去见他,再当面问他。”妖狐说:“这样也好,那明天下午五点,在平安广场后面的美食街见。”
妖狐说完就走了,鸦天狗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大天狗正在看妖狐留下的画像,那是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男孩,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已经有些长了,不加修饰的散在身后。他有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在白皙的皮肤上面显得通透纯净,那是个很漂亮的孩子。但他脖子上围的厚厚的围巾在这个季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画像到这里就没有了。鸦天狗问道:“表哥,你明天真的要去吗?”大天狗一边喝茶一边说:“当然了。”鸦天狗看着那张画,说:“我明天刚好休息,不如我们一起去吧。”大天狗看了看他,说:“你好像有点在意这画上的孩子?”鸦天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看他。”大天狗看着那画像,说:“虽然有点落魄,可这孩子很漂亮呢。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要是你因为这种原因被关三年,我绝对不会再说我认识你。”鸦天狗有点尴尬,涨红了脸说:“我才不会!”

鸦天狗从噩梦中醒来,许是昨天凶杀案的卷宗看的多了,那些恐怖血腥的死者照片化作梦魇进入了他的梦境,醒来时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鸦天狗看看窗外,天空依旧阴云密布。现在,该是早上了吧,离去见妖狐还有一段时间,鸦天狗下了床,走进了浴室。
热水让惊魂未定的大脑放松下来,鸦天狗闭上眼睛,让水冲刷着自己的脸,这时,外面传来了大天狗的声音。“鸦天狗!妖狐说他看见那个孩子了,我们现在就过去!”鸦天狗答应了一声,关上水穿好衣服匆匆走了出去。
鸦天狗撑着伞跟着大天狗,他的这位表哥是个老式的人,在这种天气依旧穿着浴衣出门。鸦天狗说道:“表哥,妖狐怎么跟你说的?昨天不是说下午五点吗?”大天狗回答道:“他也不清楚那孩子为什么会过来,但是他说那孩子的样子有点奇怪,好像,不认得他了。”鸦天狗:“他不会是在耍我们吧。”大天狗笑了笑,说:“不会的,昨天他已经留下了巨额押金,就算他耍我们,我们也不会吃亏。”鸦天狗满脸黑线,说:“表哥,你不是整天说要完成大义吗,可你现在的表情跟奸商一点区别都没有。”大天狗说:“大义是需要钱的,没有钱,我拿什么去完成大义!”鸦天狗:“说到底你的大义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大天狗严肃的说:“鸦天狗,不许再说大义是‘什么东西’,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鸦天狗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多说无益啊~

鸦天狗和大天狗来到约好的地方,却只看到旗子孤零零的靠在墙上,它的主人,妖狐,正躲在别人家屋檐下面。妖狐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口罩、围巾、墨镜、帽子,好似要去当间谍一样。大天狗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惊叫一声,随后急忙捂住自己的嘴,说:“不要吓唬小生!”大天狗说:“妖狐先生,你说的少年呢?”妖狐指了指远处的街道,说:“你们能看见吗?”
鸦天狗和大天狗朝着妖狐指的方向望去,鸦天狗盯着一个矮小的背影,问:“你是说那个淋着雨还走的很慢的小孩?”妖狐愣了愣,说:“你能看见?”话音未落,鸦天狗就已经跑出去了,妖狐冲大天狗问道:“你也能看见他?”大天狗点点头,说:“当然了,妖狐先生,这里没有瞎子。”妖狐松了口气,一边摘帽子口罩一边说:“吓死小生了,还以为他是鬼……”刚说完这句话他就反应过来,然而大天狗已经听到了,正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妖狐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不瞒你说,小生有看到彼岸之物的能力,前几天看见他的时候,别人好像都没注意到他一样,所以小生才会认错。”大天狗:“哼哼,原来是这样啊。”妖狐:“就知道你不信!”

评论
热度(8)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