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10)

“我叫般若,别看我现在这样,我以前的样子可是很丑的,就像这个面……”般若抬起手去拿自己头上的面具,突然想起那个面具已经碎了。他继续说了下去:“我曾经有一个朋友,他待我很好,从不嫌弃我我的容貌,我每天都会去找他玩。可是,后来他长大了,娶妻生子。我却还是以前的模样。他渐渐的不理我了。有一次,我去找他,听到他和他的妻子说,那个丑八怪终于不来了……他一开始大概也只是同情我罢了,他和其他人一样,都很讨厌我。”般若舒了口气,说:“后来,我遇到一条蛇,他说他可以给我蛇蜕皮重生的能力,但是代价是,我死了之后,我的身体要归他所有。我答应了。于是我撕下了自己以前那张丑陋的脸,长出了新的脸,我变得没那么丑陋了,可是还不够,我一次又一次的剥下自己的脸皮,然后靠一些比我更低级的小妖怪补充妖力。真的好疼啊,可是我终于变得可爱漂亮了……”听了这些话,大天狗不禁有些怜悯般若,可是般若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就继续说道:“我想去报复人类,就从那个欺骗我的人开始,可是当我到他家的时候,才发现那里早就不是以前的模样了,过去了好多年啊,他,还有他的妻子,早就已经死了。可是他们的儿子还在那里,他已经是一个大叔了,又肥又丑,当他看见我的时候,那副色色的样子几乎要马上把我吃掉。我就如他所愿去了他的家里,他对我的态度和他的父亲真是截然相反。我想报复他,可是那时的我真的太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发现了我妖怪的身份。请来了阴阳师,把我抓了起来。那头肥猪舍不得我的那张脸,花重金让人把我的脸皮剥下来做成了面具。因为我是妖怪,所以不管对我做什么都没有人会在意。他们把我拉到城外的树林里,要在那里杀了我。那个时候,我以为我就要死了,可是有人救了我,就是您,大天狗大人。那时我的脸上血肉模糊,把您的狩衣都弄脏了,可是您却没有嫌弃我,您说您要贯彻大义,让妖界形成新的秩序,您让我不要吸食别的妖怪,然后喂我喝了您的血,您的妖力比一百个妖怪加起来都要强,我终于活了过来,可还没等我长出新的脸,您就走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您,今天终于见到您了。”
般若抬起头,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他说:“初次见面,谢谢您以前救了我,大天狗大人。”大天狗看着那个少年,有一些记忆的碎片在脑海中闪现。“我记得你……”他说,手覆上了般若的脸颊,盯着那血一样颜色的眼睛,说:“我记得你的这双眼睛……”般若破涕为笑,抱着大天狗的腰,久久不肯撒手。
大天狗抱着般若,很久之后,天已经破晓了,他说:“般若,请你帮我救救首无吧。”般若放开了大天狗,说:“我会想办法救首无出来的,后天晚上,您还在这里等我。”“谢谢你。”大天狗说。般若笑了笑,说:“要是我不见了,您也能像这样找我就好了。”

般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找不到他的黑蛇早已急得团团转,见他回来急忙跳上他的肩膀,问:“你去哪了?!”般若说:“我遇到大天狗大人了,他让我帮他救首无。”黑蛇冷笑:“呵,你要救吗?”般若说:“当然要救,不然大天狗大人会生气。”黑蛇说:“我觉得你之前说的那个芦屋道满不会善罢甘休,你今天没遇到他是运气好,他这几天为了防止晴明把手下的恶妖们送走一定会找人来这附近监视,你怎么救那小子,更何况你真的想救他?”
般若的眼神变得怨毒起来,他说:“黑蛇,我好妒忌他啊,我对他那么好,他凭什么那么骂我,大天狗大人连我是谁都不记得,凭什么却把他当弟弟一样重视。”黑蛇眯起眼睛,说:“我明白了,你只是个普通的妖怪而已,遇到芦屋道满那种厉害的阴阳师,什么都保护不了。大天狗会理解的。”般若并没有像预料中那样开心,黑蛇看着他阴沉的脸,说:“你不会是不忍心杀他吧。般若,这对你很危险。”般若说:“我知道该怎么做,黑蛇,你这两天帮我看着周围的动静,把芦屋道满的部署弄清楚。”黑蛇:“这就对了。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不管你遇到谁,我都能让你完好无损的逃走。”

首无一个人坐在结界里面,因为妖力被封印,他的伤势也好的慢了许多。左肩疼得厉害,他悄悄解开上衣,血已经把里面的衣服浸透了,细致的皮肤上面弓箭留下的血洞触目惊心。首无从里衣撕下一些布条,用牙咬着右手拽着想把伤口包扎起来,可是试了几下都失败了。这时,有人进来了。首无看着提着妖刀进来的少女,少女也看着赤裸着上身的他。两人面面相觑了数秒后,妖刀姬默默离开了结界。首无把布条放下,穿好了衣服。
几分钟后,妖刀姬又回来了,身边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妖刀姬说:“蝴蝶精,你帮他治疗一下,我要去带狗粮,不,我要去战斗了。”那个叫蝴蝶精的小姑娘愉快的答应了,拿着小手鼓走向首无,妖刀姬也去捡了几个白达摩离开了结界。
蝴蝶精来到首无面前,说:“你就是般若哥哥的好朋友吧,我是蝴蝶精,妖刀姬姐姐让我来帮你治疗伤口。”首无嘴硬的说道:“我才没有剥人脸皮的朋友。”蝴蝶精愣了片刻,气氛有点尴尬起来。蝴蝶精说:“你说般若哥哥什么?”看她的表情首无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没敢开口。蝴蝶精举起手鼓对着首无的脑袋用力敲了下去,“哎呀!”首无抱着头躲到一边,这小姑娘敲一下还挺疼的。“你打我干什么!”首无一边摸着头上的大包一边问道。蝴蝶精放下手鼓,说:“难怪般若哥哥不理你,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你做为他的好朋友,怎么能随意听信谣言呢?”“谣言?”首无问道,随后立刻开始解释:“我听他身边的黑蛇说了,般若以前的模样和现在根本不一样,如果不是剥了别人的脸皮,怎么会不一样。”
蝴蝶精举起手鼓又要打首无,被首无躲了过去。她说:“那条蛇的话能信?他还说他是八岐大蛇的化身哪!我听晴明大人说过,般若哥哥的脸以前很丑,连好朋友都嫌弃他,所以他一次又一次撕下自己的脸皮才变成现在这样。他脸上那个面具也不是面具,是他以前的脸。那个谣言是他怕被人欺负才故意放出来吓唬人的。我们谁都不能说他的面具丑,般若哥哥生起气来可是很可怕的!”
首无懵了,阴阳师和妖怪缔结契约的时候能看到妖怪的一些记忆,晴明的话一定不会有假,那么,他昨天说的话对般若来说就太残酷了。撕下自己的脸,那该是多疼的一件事,却被外面的妖怪歪曲成剥别人的脸皮来伪装自己。首无开始后悔了,既然黑蛇的话不可信,那般若想吸食他的妖力、想玩弄他这些搞不好也是假的,他不仅误解了般若,还骂他丑,甚至还弄碎了他的面具、他以前的脸,般若得有多恨他呀!
“不行,我得去找他!”首无说着,爬起来冲向结界的出口,刚碰到结界,就被弹了回来,他忘了自己现在还是囚犯的身份,晴明怎么会让他随意进出?
“小蝴蝶!”首无抓着蝴蝶精的手,说:“你帮我去找般若好不好,我错了,我要向他道歉!”蝴蝶精甩开他的手,说:“我走了谁来治你的伤口啊?”首无摇着头说:“那都不要紧,我不碍事的。”蝴蝶精看着他低垂的左手,说:“怎么不要紧啊,你的手都快断了。”说完蝴蝶精叫来躲在另一头扫地的帚神,说:“帚神,你去把般若哥哥叫来吧。”帚神答应了一声,一跳一跳的离开了结界。蝴蝶精拉着首无坐下,在他身边跳起祈愿之舞。
帚神来到了般若的房间,告诉他首无想见他。般若没让他继续说下去,直接关上了门。帚神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的回到了结界。蝴蝶精说:“看来般若哥哥是真的生气了,等妖刀姬姐姐回来让她去问吧。”首无:“可是我现在就想见他,小蝴蝶,你帮帮我好不好。”蝴蝶精有点为难,说:“可是我有点害怕蛇……妖刀姬姐姐马上就回来了,你别着急。”首无只好放弃了请求,妖刀姬傍晚就会回来了,他还有时间。
黑蛇很快就搞清楚了芦屋道满的监视者们,几乎每个方向都有他的式神在,他向般若说了各个位置的防守,般若开始扒御魂,最后挑了几个速度和生命的带上。黑蛇说:“这些御魂都没强化过,你确定要用?”般若说:“我今天就去打强化材料去,晚上不休息了。”黑蛇:“你要自己外出?不如直接去找晴明要。”般若说:“不行,晴明会怀疑的,黑蛇,这件事我只能自己去做。”黑蛇不再多言,跳到般若背后的鬼面里,随般若一起离开了。
于是妖刀姬当天去找般若的时候并没有找到。直到第二天出门带狗粮的时候她都没有看见般若。
第二天的下午,般若回到了阴阳寮里,他带回了一套满级的御魂和一身伤。刚刚回去,就听到萤草来叫他,说是晴明正在到处找他。
般若洗了洗身上的泥土和血迹,换上干净的衣服,去了晴明的房间。
晴明坐在桌子前面,看起来忧心忡忡,他让般若坐下,般若笑着问:“晴明大人,您在担心什么?”晴明说:“芦屋道满明天就要带人来抓走首无和食发鬼了。”般若愣了愣,说:“那可怎么办……”晴明说:“我已经让食发鬼出去躲起来了,但是首无,我怕他再搞出什么事来。”般若说:“所以您想让我带他出去避一避?”晴明点点头,说:“没错,这里大概也只有你的话他愿意听了。我会请妖刀姬暗中保护你们。”般若说:“等太阳下山我就带首无走。”晴明抱歉的苦笑道:“对不起,我不能保护你们。”般若说:“不怪你,晴明大人,是我们给您添麻烦了。”
般若拿着晴明给的符咒去了结界。他用这些符咒解开了首无身上的束缚。一看到他,首无就激动起来,“般若,我……”他还没说完,就被般若拽着离开了结界。
“般若!你要带我去哪!”首无边跟着般若的步伐边问,般若说:“芦屋道满要杀你,晴明大人让我带你逃走。”首无:“逃走?般若,你先听我说,般若,之前我错了,我不该那么说你。”般若停了下来,他说:“这事以后再说,我先带你走。”
般若和首无离开了阴阳寮,般若看着眼前的两条路举棋不定,之前黑蛇探过,左边的路上埋伏着清姬,右边的路上埋伏着青蛙瓷器。按照原定的计划,般若会带着首无去清姬那条路,清姬的攻击方式是毒,因为有黑蛇在,任何毒液对般若来说都可以化解,而首无就不行了,他会因中毒而死,然后,般若就能理所当然的一个人被大天狗救走了。
可是现在,般若有些犹豫了。首无对他道歉了,他们之间或许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首无的掌心很热,般若喜欢这种温度。如果他走了左边的路,首无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想到这里,般若竟有些不忍。可是,如果他救了首无,那么以后看到大天狗和首无在一起时,他该有多嫉妒?
“怎不走了?”首无突然问道,般若还没想好该怎么解释,首无说:“我们走右边吧,左边好像有很强的妖气,一定有厉害的妖怪在那里。”般若就这样被首无拉着走了右边的路。
般若被首无拉着在路上狂奔,首无跑的很快,他几乎要追不上了,他心乱如麻,如果首无不死,以后他该怎么办?
惊醒般若的是身临其境的危险。他被首无一把推开,然后就看见一把剑对着刚刚他脖子的位置砍了过去。般若惊叫一声,首无个子比他矮一点,他看到剑直指着首无的头挥去,首无的头飞了起来,围巾被剑挑飞,冥火喷涌而出,剑从冥火中穿了过去。尽管没有被砍头,首无的脸还是被剑划伤了。般若的心狂跳不止,如果不是首无,他自己的头已经没有了。
剑没有砍到脖子,剑的主人——那个穿着紫色和服的女妖似乎懵了,她停顿了片刻,只这一会儿,首无已经拿出自己的武器,准备战斗。
“哈哈,道满大人猜的没错,晴明的式神果然逃走了,还选了我看守的方向,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骨女也在这呢呱!”后面传来青蛙瓷器得意的叫声。般若从地上爬起来,站在首无身边,首无说:“你小心点,躲在我后面不要出来,我保护你。”般若:“你的伤还没好,怎么保护我。”首无咬了咬牙,说:“我就算被打死也不会让你受伤的。”般若心头一震,他说:“你不是说你讨厌我吗。”首无:“我可能误会你了,般若,等安全了,我再慢慢解释。”般若沉默了片刻,说:“好,我先控住他们,你集中力量打骨女。”
般若朝青蛙瓷器和骨女扔出巨大的鬼面,他的攻击没有强化过,造成的伤害非常有限,但庆幸的是,他的雪幽魂起效了,骨女青蛙都被冻在原地。首无朝骨女打出一记虚无,没想到骨女没受多少伤害,他自己却承受了同等的伤害。首无吐出一口血,他这才想起刚刚被抓时晴明把他的防御被服和生命涅槃之火拿走了,他现在就如同赤身裸体的承受伤害一样。所幸没有御魂,他的攻击也降了不少,否则刚才那一下,他已经死了。
“糟了!她有镜姬!”趁着骨女和青蛙瓷器还没解冻,般若拉着首无就跑。他现在只想和首无一起离开这里。
般若和首无一起逃到了之前和大天狗约好的地方,只要见到大天狗,他们就安全了。可是那黑漆漆的树林里一个人也没有,般若开始着急了,“大天狗大人!”他喊道,并没有人回应。
首无扶着一棵树坐下,刚刚被反击了那一下,他的胸口疼得厉害,尽管如此,他还是听到了不对的地方。“般若,你刚刚喊大天狗?”首无问道,般若不再隐瞒,他说:“不仅是晴明大人,大天狗大人也见过我了,他让我救你出来,让我在这里等他。”首无看了看空荡荡的树林,哪里有那种大妖怪的踪迹?般若仍不死心,又喊了几声,一些鸟雀被惊醒,扑着翅膀飞走,可大天狗却迟迟没有出现。“大天狗大人不会骗我的,他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般若急得快要哭出来了。首无说:“他不会有事的,大天狗大人的实力我见过,他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般若,我们快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般若和首无躲在一处断坡下面的洞里,他们听到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般若说:“一定是妖刀姬,晴明大人让她保护我们。”首无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说:“我们要躲去哪里啊。外面到处都是阴阳师和妖怪,我们……”“我要等大天狗大人。”般若坚定的说道,首无看着他,说:“你好像很喜欢他?”般若:“要是他也喜欢我就好了。”首无表情暗淡下来,他说:“你现在那么漂亮,他一定会喜欢你的。”般若突然转头看着首无,问:“那你呢,你喜欢我吗?”首无愣住了,般若低着头,没有再和他说话。
首无觉得,如果他不做些什么,般若就会离开他了。他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一个人到处流浪。首无喊了般若的名字,般若抬起头,首无捧着他的脸,轻轻的吻了上去。
首无的嘴唇在颤抖,生性内敛的他不懂得接吻的技巧,只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那两片暖暖的嘴唇就迅速躲开了。般若看着他红透的脸,突然笑出声来。“笨蛋,哪有这样接吻的啊!”般若笑着说。首无把头抱在胸前,不敢看般若,肩上的冥火跳跃的厉害。
“般若,我喜欢你。”很久之后,首无把头放回肩上,小声的说道。般若没有说话。首无说:“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大天狗大人,那也没有关系,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要能远远的看着你就很开心了。”般若把头埋在膝盖里,没有回应首无的告白,首无默默坐在他旁边,没有再说什么。
天色渐渐变亮,大天狗依旧没有出现。“我们得走了。”首无说,般若抬起头,首无看到他的眼睛有点肿。



评论(3)
热度(7)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