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9)

结界里,首无慢慢醒了。他看着缠绕着自己的黑蛇,呆了一会儿,随后手忙脚乱的把黑蛇扯了下来。
“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你紧张什么!”黑蛇骂道。首无有些尴尬,没有说话。这时黑蛇说:“小子,你是不是喜欢般若?”首无愣了愣,低声说:“没有……”还未等他话音落下,黑蛇就说:“那样最好,你还算有自知之明。像你这样被以那种方式夺取过妖力的妖怪在阴界是最令人鄙视的,本来般若就只是想和你玩玩,要是被你缠上就麻烦了。”
首无的瞳孔瞬间放大,他声音颤抖着说:“你知道……”黑蛇说:“这种事看一眼就明白了。”首无低下头,说:“般若也是这么想的?”黑蛇:“你说呢。不过你吃了那么多妖怪,现在身上妖力充沛,如果你非要接近般若,就用妖力来当作代价吧,他不介意你被别人吃过。”
首无低垂着头,黑蛇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说:“我在阴界时,听说般若撕了很多人的脸皮来伪装自己,这是真的吗?”黑蛇愣了愣,这种事他从来没听说过,但是……黑蛇说:“呵呵,我只能告诉你,般若以前和现在的样子完全不一样。”首无抬起头笑了起来,黑蛇看到他的眼睛周围有点红,他边笑边说:“哈,难怪,难怪他要这么做,夺取容貌,夺取妖力,根本没有什么不同啊!我从一开始就误会他了,哈哈哈!”黑蛇没有再理首无,爬行着离开了结界。
黑蛇走后,首无停止了大笑,他闭上眼睛,努力把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忍回去。他就像个傻瓜,对般若的喜欢只是他自作多情而已。般若那样漂亮的妖怪怎么会看得上他?全都是假的,不论是救他还是吻他,都是伪装的。般若只是在玩弄一个猎物而已。
般若在回结界的路上遇到了蛇,他把黑蛇背上,来不及问黑蛇为什么抛下首无,就匆匆忙忙把在晴明那里听到的事告诉了黑蛇。怎料黑蛇对此并不关心,他说:“你关心他,他可不见得领情呢。他不知从哪听说了你以前的事,正想问你呢。”般若瞪大了眼睛,放弃行走,改用小跑赶往结界。
般若气喘吁吁的回到结界时,看到首无正端坐在里面,像是在等他一样。“首无……”般若喊了一声,首无看到他,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般若,和你相比,我或许很幼稚,但我不是傻子。”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对你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欢,以前没有,现在我知道了你的真面目,以后就更不可能了。我希望你离我远点,我是死是活都和你没有半点关系。”说完这些话,首无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他故意忽视了呆若木鸡的般若,回到角落里坐下。
般若有点懵了,他不明白首无的意思,他说的真面目是什么意思?是因为食发鬼的事吗?般若急忙跑到首无身边,说:“首无,你误会了,食发鬼根本没有碰过你!他通过头发吸食妖力,和你想的根本是两回事!”首无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说:“你不要再骗我了!我看得出来,你和那个家伙是朋友,你们还想从我身上夺走什么?!”说到后来,首无几乎是在怒吼了。般若抓住他的手臂,说:“不是你想的那样!首无,你真的误会了!”首无一把甩开般若,般若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地上。首无伸着手,他想去扶起般若,但想起黑蛇的话,又慢慢把手放下。
般若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脸上的面具被压碎成了几半,他捡起面具的碎片,坐在地上久久没有说话。最后,他问道:“呐,首无,现在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样的啊。”首无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心软,可,这又是在骗他吗?他已经分不清了。般若抬起头望着首无,催促着他回答。首无咬咬牙,鼓起勇气说:“你现在很漂亮,只要看到那张脸,谁都会喜欢你。可你心里根本不是那样的,你就和那面具一样丑陋!”
首无没注意到般若渐渐变冷的视线。般若说道:“首无,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是知道了我的一切才这样说的吗。”即使是首无也察觉到了那不太寻常的语气,可他还是顽固的点了点头。般若没有再说任何话,站起来默默的走了。
被这边的动静吓到,附近的N级妖怪早就跑的无影无踪。看着空荡荡的结界,首无突然有点怅然若失。

般若去了庭院里,天已经黑了,阴气笼罩下的京都连颗星星都看不到。般若坐在樱花树下面,发着呆。自从变成漂亮的模样,他的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再也没有人对他恶语相向,不管他想要什么都会有很多人抢着为他做。但是,那是在他们不知道他真正身份的时候。一旦妖怪的身份暴露了,那些人类啊,所有动听的承诺都会烟消云散。
除了晴明,般若不信任任何一个人类。说起来,首无以前也是人类呢,以前听三尾狐说过,首无是战场上的信使化成的恶鬼。所以,他知道真相后会有那样的反应也不奇怪吧。
觉得他是骗子。觉得他想伤害自己。般若遇到过很多次这样的人类。最糟糕的一次,他被人类请来的阴阳师封印着,生生的剥下了脸皮。尽管那种事他自己也做过很多次了,可是那种疼痛他依旧无法习惯。他记的很清楚,直到现在想起都觉得心口发闷。可是,今天晚上,他又有了相似的感觉。不是同一种疼痛,却同样痛彻心扉。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很爱惜的东西,心里好像被挖掉了一块。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也从未有过想要害他的想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远处传来悠扬的笛声,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格外突兀。般若突然觉得心神不宁,这笛声好像有魔力一般,让他想立刻去寻找笛声的主人。这是一种妖术,般若本不会轻易被引诱。可那笛声里有一种让他觉得熟悉的感觉。他非去不可。
结界的外面阴气浓重了许多。般若顺着笛声走到了一片树林里。夜晚的森林充满了未知的危险。但般若不仅不怕,反而越发兴奋起来。没有了晴明结界的阻隔,他能清楚的感知到那股强大的妖力。是那位大人,他来了!
“大天狗大人?”般若停在一棵大树下面,仰望着树上坐着的大妖怪。大天狗从树上跳了下来,说:“你认得我?”般若说道:“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般若,以前您曾在阴阳师的手里救过我。”大天狗没有说话,他并没有记起眼前这个漂亮的少年,气氛有些尴尬了。般若说道:“那时我的脸很可怕,您不记得我也是对的。”他低着头,明明很失落,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说:“我记得您就够了。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看到那么丑陋的我都没有讨厌我的妖怪。如果没有您,我大概早就死了吧。”
大天狗低头看着这个兴奋又有些羞怯的少年,他并不在意这些话,他以前救过很多妖怪,这个少年大概也是其中一个。
“般若,是吗?”大天狗问道,般若用力的点了点头。大天狗说:“你现在是安倍晴明的式神?”般若点点头,说:“是啊,晴明大人和其他人类不一样,他很好。”大天狗停顿了片刻,说:“嗯,般若,我现在有件事想请你帮我。”般若说:“什么事?只要我能帮上……”
大天狗说:“你们刚刚抓到的那个叫首无的妖怪,现在怎么样了?”听到那个名字,般若的眼神瞬间暗淡下来,他说:“您是专程来找首无的吗?”大天狗说:“没错,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样,是很重要的妖怪,我想救他。”般若心里有点苦涩,说:“那您也是那位黑晴明大人的式神?”大天狗点点头,说:“黑晴明大人能帮我完成我的大义。”般若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首无他没事,晴明大人只不过封印了他的妖力,把他关在结界里面罢了。”大天狗松了口气,看着他担心首无的样子,般若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大天狗继续说道:“般若,你能把首无带到这里来吗?”般若抬起头问道:“你是让我背叛晴明大人?”大天狗说:“我只是想救救首无。他是我们的人,留在这里迟早会出事的。”般若说:“那如果我不帮你呢。”大天狗看着般若,没有说话,林子里突然起风了。
般若低下头,说:“我知道了。”,随后又说道:“大天狗大人,你能听听我的故事吗?我找了你很多年,不希望你连我是谁都不记得。”大天狗没有回答,般若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马上要开车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瞎编下去了,般若看着倒还显得成熟一点,可是开首无这种小正太的车感觉好变态哦_(:з」∠)_



大概我就是个变态✺◟(∗❛ัᴗ❛ั∗)◞✺

评论
热度(9)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