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8)

妖刀姬将首无带去结界的路上,对首无说:“般若之前托我找过你,那时你已经被打入阴界了。他很难过,这次回来,希望你不要再离开了,就当是为了般若。”首无诧异的看着她,说:“这就是你和我战斗时放水的理由?”妖刀姬说:“当然,不然你早就死在我刀下或白狼箭下了。”首无顿时有些沮丧。
这时,妖刀姬又问道:“黑晴明给你戴的御魂好像是被服?”首无有点脸红,说:“大人手下的式神千千万,哪能个个都有破势针女。”说起御魂,首无有点郁闷,别说他了,就连大天狗戴的都是魍魉之匣,有时还会换成蝠翼。黑晴明说什么能抗打才能战斗的久,然后给他们堆满了生命抵抗和攻击,连暴击都没有一个,所以他们从不戴针女。
妖刀姬把首无领进了养成结界,远远的,首无就看到了那个艳丽的身影,可是,般若的身边,坐着另外一个人,一个首无最憎恨最无法原谅的人。
妖刀姬把刀立在地上等待着,那边的般若看到妖刀姬身旁的首无,瞬间激动起来,他跳起来跑了过去。“首无!你回来了!”般若兴奋的扑过去抱住首无,而首无却面如死灰的看着般若背后慢悠悠的抽着烟走过来的食发鬼,食发鬼似乎不记得他了,对般若说道:“般若君,他就是你日思夜想的那个没有脖子的妖怪?”般若放开首无,开心的对食发鬼说:“没错,他就是首无,首无,这是食发鬼,是晴明大人刚收的式神。”食发鬼看着首无,伸出手,说:“看起来还挺眼熟呢,算了。首无君,我是般若的朋友,以后请你多多指……”“离我远点!”首无突然大叫道,肩上的冥火瞬间高涨,灼伤了食发鬼的手指。食发鬼吃痛收回了手,首无红着眼睛瞪着他,像极了受惊的野兽。
般若被这个状况搞晕了,“首无,你怎么了?食发鬼只不过想和你握手而已?”首无浑身都在颤抖,妖力迅速高涨,几乎要冲破晴明的封印。看到他快要失控了,妖刀姬索性用刀柄打昏了他,接住他倒下的身体,对般若说:“他有点奇怪,剩下的交给你了。”般若从妖刀姬手里接过首无,点了点头。
般若把首无放在结界的边界,自己坐在旁边抱着他的头,结界里除了常年留守的般若,几乎都是些N级的小妖怪,有他守着,就没人敢来找首无的麻烦。
“黑蛇,你说首无他怎么了?”般若向背后的蛇问道。黑蛇伸出头看了看他腿上的头颅,说:“那还用问,当然是在阴界被教育了。”般若说:“他好像很讨厌食发鬼。”黑蛇:“我也讨厌那个不阴不阳的家伙,大概这小子以前在他手里吃过亏。”般若:“如果只是交过手,不应该会有这么大反应。”黑蛇笑了笑,说:“你难道不知道在阴界战败的妖怪下场有多可悲吗。”般若说道:“食发鬼不喜欢血腥,更不喜欢纵欲,最多也就是吸过首无的头发而已。我问过他,可他根本不记得首无了。”黑蛇笑了起来,说:“那个家伙只关注漂亮的人,对于普通人当然不会记得,这点倒是和我很像。”般若把首无的头举起来,仔细的端详着,说:“我觉得首无长的也很可爱啊。”黑蛇揶揄道:“没想到你居然喜欢这种类型的,论可爱谁能及得上现在的你。”般若笑了,把首无的头放下,说:“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再去问问食发鬼,你帮我看着首无。”黑蛇从鬼面里爬出来,缠绕着首无的头,盯着般若的眼睛,说:“随便玩玩就好,别忘了你以前的朋友是怎么对你的。”般若的笑容瞬间消失了,脸色阴沉的说:“我知道该怎么做,再说,我本来就是玩玩而已。”
般若走了,黑蛇盯着他的背影,目光犀利起来,他缠紧了首无的头,几乎要弄伤那少年的脸颊。过了一会儿,他渐渐松开了身体,一想起之前般若每日期盼妖刀姬带回消息的模样,终究还是下不了手。

当般若找到食发鬼时,发现他正站在正厅外面抽着烟,“食发……”般若还没喊出来,就被食发鬼制止了,食发鬼用烟管指了指里面,般若悄悄看了一眼,发现晴明正在和一个青年男性阴阳师交谈,那个人般若没见过,但是看起来他对晴明并不友善。片刻后,那个男人起身离开了正厅,般若急忙缩回脑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靠在墙上,男人离开时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随后冷笑了一声,眼神里透露出轻蔑和不屑。
男人走后,般若向食发鬼询问刚刚发生的事情。食发鬼抽了一口烟,说:“那个男人叫芦屋道满,是晴明的死对头,他这次来是要逼晴明当众处死祸乱京都的恶鬼,就是我,还有你那个没脖子的小朋友。”“什么?!”般若惊叫道。食发鬼说:“他知道晴明不忍心那样做,这样他就有理由讨伐晴明了。”般若说:“晴明大人不会那样做的,那个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食发鬼又抽了一口烟,说:“谁知道呢,等他把晴明逼到被全城百姓唾弃的地步,晴明会怎么做呢。”
“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卖你们的。”身后突然传来晴明的声音,般若和食发鬼回头,看到晴明就站在他们身后。食发鬼笑着说道:“晴明,不如让我去杀了那个家伙吧,居然让像你这么美丽的人烦心,简直罪无可恕。”晴明说道:“食发鬼,我说过,你要做式神,就不能再随便杀人了。再说你也不是他的对手。”食发鬼说:“可是心情不好是很影响发质的,我怎么忍心看你这一头漂亮的头发因为那种人变差呢。”说着他靠近了晴明,撩起晴明的一缕头发。晴明被他烦的习惯了,甚至都没躲避,说:“我会想办法的,你们不要插手。般若,”他看向般若,说:“希望你能劝劝首无,如果他不收敛一下,我也很难救他。”般若说道:“我会尽力的。”
关于首无的事,食发鬼当真半点也不记得了,据他所说,在阴界时那些被他抓到的妖怪,都被吸食过妖力,但也仅仅是通过头发而已,用食发鬼自己的话讲:除了晴明,没有人能配得上光彩照人的食发鬼大人,所以,他才不屑于猥亵那些又脏又丑的小妖怪。有时他连吸头发都不乐意,非要把猎物的身体彻底洗干净了才能放心的吸食妖力。
“所以,你总是把抓到的妖怪迷晕,然后给他们洗澡、换衣服,最后吸食妖力?”般若捋清了思路,问道。食发鬼笑着说:“没错,就是这样。人类吃饭之前也要把食材洗干净吧,没吃完的东西当然也要干干净净的包装好,不然下次怎么吃的下去!”般若干笑了两声,说:“我觉得,首无大概是误会了什么了。”食发鬼吐了一口烟,说:“我常常被误会的,那些小妖怪居然骂我是淫魔、变态,我就算要变态也要找晴明,谁会看得上他们啊!”
食发鬼还在抱怨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般若已经没有心思听他说话了,他要赶快去找首无,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天知道首无因为这个误会白白给自己施加了多少压力啊。

评论(4)
热度(12)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