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7)

在黑晴明这里,首无迅速的成长起来。比起之前,他的妖力突飞猛进,和大天狗一起出去时也不会拖后腿了。因为有大天狗在,其他妖怪不敢欺负首无,大天狗虽然脑子里想的东西有点奇怪,对首无却挺照顾的,也没有再提过夺取妖力的事。首无觉得,他就像一个哥哥一样。可这种念头他只敢放在心里,如果被人知道了,会被嘲笑不自量力自作多情吧。
不过,在黑晴明这里的日子也并非全然无忧无虑。首无不知道黑晴明究竟要干什么,只知道黑晴明在对付另一位晴明,他有些担心般若,万一以后他和般若对上,或者这里别的式神杀了般若……他不敢想。
首无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有点喜欢那个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想着保护他的美丽少年。他总会想起在阴阳寮里般若醒来后给他的吻,以及在牢笼里时那个朦胧又热烈的吻。那柔软而甜蜜的触感令他难以忘怀。
可是,紧随而至的就是被食发鬼抱过的耻辱和消沉。对于那晚的事,他没有任何哪怕是模糊的记忆,这是最可怕的,他会想象出最耻辱最难堪的画面来折磨自己。他常常在半夜里惊醒,抱着自己被汗水湿透的身体喘气。夜晚很冷,孤独和恐惧会令他彻夜难眠。
“首无,你看起来似乎有迷惘。”黑晴明看着心神不宁的首无说。首无有些慌张,急忙说道:“我、我是在担心自己还不够强,我的妖力已经停滞在现在这个水平很久了,这样下去,我……”首无低下头,这样下去,就会被人欺负,之前的耻辱或许会重演。黑晴明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说:“是会有这种时候啊,你需要吞噬一些真正的妖怪来提升妖力了。”首无明白黑晴明的意思,他亲眼见过所谓的吞噬,那是最快,也是最残忍的提升妖力的方法。
黑晴明说道:“首无,我现在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首无紧张的望着黑晴明,黑晴明说:“你一定不想再回到阴界吧。我现在要打通连通阴阳两界的道路,这样,你就再也不用怕被赶去阴界了。”首无吃了一惊,说:“没想到大人您还有这样的志向。”黑晴明说:“人类占据了最肥沃的土地,最美丽的山水,而妖怪只能躲在地狱一般的阴界,这不是很不公平吗。首无,你在阴界吃过不少苦头,一定明白我的意思吧。”首无有些难过,没有回答。黑晴明说道:“我和大天狗会在京都四方布下阵法,等时机一到,便能一举打碎阴界和现世的隔阂,我要你守着京都郊外一处事先打开的缝隙,牵制住京都的阴阳师,避免他们破坏我们的计划。你明白吗?”首无沉默了片刻,他明白黑晴明的意思,这个任务很危险,但又不可或缺。所以才需要他这个无关紧要的妖怪去做。

首无最后还是按照黑晴明的吩咐去了那处裂隙。“小心一点,你只要吸引住阴阳师们的注意就可以了,不要硬拼。”临走之前,大天狗这样安排他。听到这句话时,首无有点开心。“大天狗大人,也祝你们此行顺利。”
为了吸引阴阳师们的注意,首无对周围游荡的小妖怪们下了手,并时不时的骚扰附近的居民。阴界出来的浓郁阴气,加上这些无力抵抗阴气而发狂的妖怪们,应该很快就能吸引到不少阴阳师,这样,大天狗,黑晴明他们那边就能顺利布好阵法了。
第一个过来的人首无认得,是源博雅。把他打入阴界的阴阳师,他太骄傲了,孤身一人就敢过来,为了报之前的仇,首无毫不犹豫的重创了源博雅,但没有杀死他,他还需要源博雅回去将更多的阴阳师引来。
当看到晴明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首无还是吃了一惊,他早料到会有这一天,可面对昔日的主人,心里仍不免有些忐忑。
“首无,没想到你居然开始作恶了。”晴明说,首无冷笑了一声,说:“妖怪本就应该这样啊,你不是也常常让高级的妖怪去吞噬低级的妖怪吗,现在我比他们更强,只不过吸食一些妖力而已,这又有什么。”晴明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说:“既然你冥顽不灵,我就只能动手了。”首无毫不示弱,肩上的冥火燃烧的旺盛起来。
晴明带了三个式神,萤草、白狼,还有首无离开时见到的妖刀姬。首无记得,发生异变时白狼不在京都,她大概没有失去记忆,但首无和白狼一向不合,虽然认得,白狼也没有对他手下留情。反倒是那个妖刀姬,刀刀避开他的要害,有时甚至还抢先动手拖累白狼,可即使这样,首无还是输了。
正义的阴阳师战胜邪恶的妖怪,这种烂俗的戏码再次发生在首无身上。他被晴明封印了妖力,五花大绑的被抓回了阔别已久的阴阳寮。晴明问了他一些问题,关于为什么要去帮黑晴明以及黑晴明的目的之类,首无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提供,这时,一向寡言少语的妖刀姬说道:“晴明大人,既然他不肯说,多问无益。我记得般若是他的好朋友,不如把他关在养成结界那里,让般若和他谈谈。”晴明:“这样也好,就这么办吧。”
妖刀姬带着首无走后,八百比丘尼对晴明说道:“晴明先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晴明:“请讲吧。”八百比丘尼说:“首无是为害人间的恶鬼,本就不该收作式神,如今他又四处作乱,如果先生不给出一个合理的处置,怕是会落人口实。不说别人,那个芦屋道满必定会在此事上大作文章。”晴明叹了口气,说:“比丘尼小姐,多谢你的提醒,只是,我觉得首无他不像是罪大恶极的妖怪,他曾经也是人类,十五六岁就含冤而死化作妖怪,我不愿就这样杀他。”八百比丘尼说道:“先生当真宅心仁厚,连对妖怪都如此怜悯,可妖怪毕竟是彼岸之物,涉及太深恐会引起祸患,望先生多加珍重。”晴明点头道谢,眼神里写满了心事。

评论(4)
热度(12)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