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6)

这部分写了太多导致般若小天使很久没上线,下一章般若就回来了~~




连着几天,总有妖怪被带出去,然后浑身瘫软的被带回来,首无开始害怕了,每当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他就怕的要死。但别人并不会因为他害怕就放过他,这一次,他和另外一个妖怪一起被带走了。
他们罕见的没有使用迷烟,首无和那个个子矮小,但有一头漂亮长发的妖怪一起被带去了洞穴的前面,这是首无第一次清醒的看到这个山洞的全貌。山洞的石壁上缠绕着许多黑色的丝,像是头发……首无觉得有点反胃,不再去看它们。
洞穴前面,一个长着巨大黑色羽翼的男人正和洞穴的主人——那个被称作食发鬼的妖怪说着什么。男人脸上戴了巨大的面具,将整个头部都裹住了,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见首无他们过来,食发鬼向那男人说道:“大人,这是我送你的一个小礼物,虽然个子小,但妖力都还算得上丰厚。”那位大人看了看首无他们,甩了甩袖子,冷漠的说:“吾不需要靠这种小妖怪增强妖力。”食发鬼抽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说:“但是,那一位大人可是希望你尽快变强呢。”那个长着翅膀的男人沉默了片刻,食发鬼说:“如果你觉得勉强,就先带走一个如何,你总要慢慢适应的。”男人看了看那边,食发鬼扯着首无的胳膊将他拉过来搡到男人面前,说:“他就送给你了。”男人没再拒绝,提着首无的领子,拍着翅膀飞走了。
快速的飞行让首无的浴衣也跟着飞了起来,为了不让浴衣散开导致自己摔下去,首无不得不紧紧的拽着衣服,男人并没有在意他,自顾自的飞着,最后在一片夜色笼罩的庭院里落下。
男人将首无扔在地上,首无摔了一跤,跪在地上喘气。“大天狗大人,您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首无记得她,那是他听的最久的声音之一。他抬头望着那个浑身渗透着冰冷气息的女性,对方也看到他了,但没有搭理他,这是他认识的雪女吗?
大天狗摘下厚重的面具,露出原本俊秀的面容,他答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会儿,问道:“雪女,你知道怎么从妖怪身上获取妖力又不杀死他们吗?”雪女看了看地上的首无,说:“何必,直接吃掉不就可以了。”首无感觉如堕冰窟,他认识的雪女虽然冷漠,但绝不会像这样随意夺取别人的性命,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雪女、晴明,都变得不认识了一样。
大天狗对雪女的回答并不满意,他说:“吃妖怪和我的大义不符。”雪女笑了笑,说:“那你不如去问三尾狐。”
雪女走了,大天狗将首无扔进一个房间,锁上门离开了,首无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他想跑,但那庭院的暗影里有无数蠢蠢欲动的眼神,他如果出去,或许会比留下更惨。如果不出去,就是坐以待毙了,首无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那时他睡着了,但这次,他要清醒的面对那个大妖怪。大天狗,他听说过,在那样的大妖怪面前,自己什么都保护不了。
门开的声音让首无受到了惊吓,他抬起头充满敌意的瞪着进来的大天狗,大天狗对他很冷淡,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走到了屏风后面,首无听到衣物摩擦的声音,这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想,之前那次,他一定也是像这样被夺取了妖力。
“你别过来!”当听到大天狗走过来的声音时,首无喊道,他避开了视线,不敢去看大天狗。“你很害怕做这种事?”大天狗问道,首无握着拳头,脑袋却转到后面,只用后脑勺对着大天狗,说:“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打死你!”大天狗自然不会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反而走过去,默默抓住他的头顶,用力转了一圈,首无大叫了一声,随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他趔趄着摔倒在地上,看着那个穿着白衣的男人摇摇晃晃的靠近过来。
大天狗扯掉了首无肩上的围巾,“还给我!”首无喊道,但他挥出的拳头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大天狗提着他的衣领把他拎起来扔在床上,那颗头还在晕着,停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跟着身子飘到床上。
大天狗解开了首无的腰带,薄薄的浴衣下面,他什么都没有穿着。看着那具还很稚嫩的身体,大天狗略微惊讶,只这一瞬间,对方就一拳打在他脸上,挣扎着逃下了床。
首无如受惊的幼兽一样愤怒的瞪着大天狗,失去了腰带的束缚,浴衣完全敞开来,他只能抓着身上的衣服尽力遮蔽着身体。
“听到你的声音时,我还以为你只是个长的幼稚的矮子,没想到不管身体还是灵魂都真的是个小孩子。”大天狗说道,末了,又补上一句:“你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吧。”他的语气很平和,不像要使用暴力的样子,首无放松了一点警惕,鼻子有点酸,他想起之前被迷晕的那晚,他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时他就已经被食发鬼……
大天狗继续说道:“我对小孩子没有兴趣,你又没多少妖力,等天亮了你就走吧。”首无愣了一下,大天狗说:“欺负小孩不是我的大义。今天你就在这儿睡吧,这儿是阴阳两界的交汇处,天亮之前别出去,否则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说完,大天狗就出去了,首无感觉自己仿佛在梦里一样,这个大妖怪傻的让人怀疑他有什么阴谋,但首无更倾向于他是脑子有病,哪个正常的妖怪会天天把大义这么羞耻的字眼挂在嘴边上啊!
第二天,当大天狗过来的时候,首无立刻醒了过来,他坐在床的里面,警惕的盯着大天狗,大天狗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首无将信将疑的下了床,跟在大天狗的后面,离开了房间。
大天狗带着首无穿过院子中间时,遇到了三尾狐,三尾狐看到了首无,笑着说道:“,大天狗大人,这就是你昨天说的妖怪?怎么样,昨天有好好按我说的做吗?”果然,三尾狐也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大天狗说:“没有,这种小妖怪没多少妖力,而且已经被食发鬼吃过一次了,我不需要。”听到大天狗提起食发鬼,首无抓紧了衣角。三尾狐笑了笑,说:“仔细一看,他和鸦天狗差不多的年纪呢,大人你心软也是可以理解的。”大天狗甩了一下袖子,说:“关鸦天狗什么事!”三尾狐说道:“大天狗大人的弟弟想必也是很有潜力,不如让他来一同为那位大人效力。”大天狗说:“鸦天狗还小,不能整天打打杀杀的,大人的大义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三尾狐叹了口气,说:“大天狗大人还真是爱护弟弟呢。我就不再废话了。”三尾狐离开了。大天狗看了看首无,首无似乎有点失落,发着呆,大天狗说:“走吧,别胡思乱想。”
大天狗拎着首无拍着翅膀飞上了天空,他问道:“你要去哪?”首无愣了愣,他能去哪呢,京都已经回不去了,还有什么地方能接纳他。沉默了片刻,首无仿佛下定了决心,他说:“我能留下来吗?大天狗……大人?”他勉强的加上尊称,以他倔强的性格来说这并不容易。大天狗愣了愣,他落在庭院里,问:“你说什么?小妖怪?”首无仰起头,望着他,说:“我想留下来,我想变强,只有变强了才能保护自己。请你收留我吧,大天狗大人。”大天狗没料到会这样,有点懵,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不怕我吸食你的妖力?”首无低下头,抱紧了自己的双臂,片刻后,他松开了手,鼓足了勇气,说:“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你真的要……我也没有办法反抗你。”大天狗愣了愣,这么小的孩子,谁会打他的主意?真是道德败坏。他说:“既然这样,我要去请示一下那位大人,看他愿不愿意留下你。”
“大天狗,你要请示什么?”正说着,大天狗口中的“大人”就回来了。首无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晴……晴明?”首无声音颤抖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男人和晴明一模一样,只不过头发是黑色的,妆容无比诡异,还穿着晴明从未穿过的黑色狩衣。
黑晴明一回来,院子里的妖怪纷纷驻足,尊敬的喊道:“大人。”大天狗也不例外。黑晴明走到大天狗面前,大天狗急忙向他解释首无的事,黑晴明让他停下,然后看着震惊的首无,说:“你是首无?那天山兔告诉我你和般若被巫蛊师抓走了,你那几天不在京都,应该还记得我吧。”首无用了数分钟才弄明白这个晴明的意思,晴明什么都记得,他之前为什么要撒谎?首无有点愤怒,他说:“所以,你知道我们出事了也没有来救我们?还装作失忆骗了般若?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般若呢?”黑晴明摇着扇子,说:“我是晴明,但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晴明,我们现在大概只有外表有几分相像。不过这都不重要,你只要记住,我可以让你变强就行了。”首无眼前一亮,说:“你能让我变强?”黑晴明说:“只要你肯服从我,我会让你成为最强的妖怪。你愿意吗?”首无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头。黑晴明笑着说:“这就对了,大天狗,回头给他三十个达摩,再带他去弄一套新御魂。”大天狗答了句是,首无几乎有些受宠若惊,有了这些,他一定能变强的,他的心里充满了希望。

评论
热度(12)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