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5)

首无的悲剧就这样开始了,倔强的正太就是容易吃亏啊

醒来后的第三天,晴明回来了。首无和般若一起跑到院子里去迎接他,却被一个带着长刀的少女拦下。那个少女有一双金黄色的眼睛,手中的长刀散发着不祥的妖气。“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晴明的庭院里。”少女问道,般若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说:“是新来的小姐姐吗?我们也是晴明大人的式神。”少女有些迟疑,这时晴明走了过来。
“妖刀姬,你先退下。”晴明说道,首无看到他背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粉色和服的少女、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还有一条大白狗。不过,最令他震惊的,还是那个叫妖刀姬的少女,他听说过这个妖怪,她是最稀有的ssr级妖怪之一,实力也相当强劲,和她相比,即使是白狼也要忌惮三分。
“你们,说自己是我以前的式神?”晴明问道,般若点了点头,说:“晴明大人?你不记得我们了吗?”晴明用扇子抵着头思考了一会儿,说:“抱歉,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首无和般若都大吃了一惊,晴明失忆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般若拉着首无说道:“晴明大人,我们是般若和首无啊。”
晴明并没有想起什么,这时,他身后的白衣女人说道:“晴明先生,虽然现在这样讲不太合适,但他们都是传闻中的恶鬼,你如果要留他们做式神恐怕要多多斟酌。”晴明一时难以决断,般若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他一边擦泪一边说:“之前你说过会给我一个能安身的地方……现在怎么办?你不会赶我们走吧?”
般若的眼睛哭的红肿,晴明身后的小姑娘似乎有点心软了,她拉了拉晴明的衣角,说:“晴明,他们好可怜……”晴明也动摇了,说:“那你们就留下吧,但是有一点你们要记得,绝不可伤害京都的百姓。”般若开心起来,“谢谢晴明大人!”说着他又跑去握住粉衣女孩的手,说:“也谢谢你!”
开心的般若忘记了身旁的首无。自始至终,首无没有说过一句话,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视了般若用眼泪替他求来的接纳,以至于当他说出那句话时,整个院子都安静了。
“我要离开这里,我不想做你的式神了。”首无的话很干脆,般若仿佛被浇了一头冷水,热情渐渐平息下来。“首无,你在说什么?”般若问道,首无望着晴明,说:“晴明,我不想做你的式神了。”晴明有点尴尬,说:“为什么?”首无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因为我想变强,而你帮不了我。”晴明看了看一旁的妖刀姬,仿佛默认了首无的话。首无转身对般若说道:“你要和我一起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般若依旧无法相信,他说:“首无前辈?为什么要走啊?”首无说:“我早就想好了,般若,你愿意跟我走吗?”般若后退了一步,看着首无,说:“抱歉,我……”还未等他说完,首无就打断了他。“好了,我知道了。”首无的神情有些失望,他绕过晴明一行人往庭院外面走去。
“等一下!”晴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首无停下脚步,晴明说:“希望你离开以后也不要伤害无辜百姓,否则我会亲手把你送回阴界。”首无没有回答,径自走了。
安倍晴明,时至今日,他脑子里依然只有他的百姓啊,所谓式神,不过是可以利用的兵器而已,只要有了更好的,就没什么可留恋的。

离开晴明的结界后,首无切身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异变,阴气的浓郁程度让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兴奋不已,这简直就像阴界一样!但这里确确实实是人间,是妖怪的天堂。
阴气的入侵令京都附近的妖怪陡增,妖怪们不断侵扰着周围的居民,为了守护京都,阴阳师们四处奔波。失去晴明庇护的首无为了不惹事生非一直躲着他们,他可以躲过普通的阴阳师,但这天,他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你看起来挺强嘛,要不要做我的式神?”对面拿着弓箭穿着红衣的阴阳师问道。首无咬了咬牙,阴阳师都是一样的,只会不停的压榨妖怪,一不高兴就会把他喂给别的式神当食粮,就像山童那时一样。
“本大爷才不要做阴阳师的走狗!”首无骂道,对面的阴阳师叹了口气,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搭起弓,射向了首无。
另一边,晴明回来后,进行了几次大型召唤仪式,阴阳寮里渐渐热闹起来。这一次,般若也成了寮里的前辈了。或许是因为可爱的原因,晴明对般若一直很优待,即使他不如络新妇、姑获鸟她们战力强,晴明还是给了他不少的达摩,同时进寮的妖刀姬出去打打杀杀时,他就留在结界里啃达摩度日,虽说安全又闲适,但能接触到的消息也少了。
“妖刀姬姐姐,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妖刀姬出门之前,般若找到了她。妖刀姬平日里性格阴郁,很少跟人说话,在这一点上她比首无还严重。但是般若知道,她其实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冷漠,对敌人的残忍杀戮正是她对同伴的温柔。可妖怪有妖怪的矜持,妖刀姬的强大和冷淡为她挡掉了大部分朋友,索性这里面不包括热情的般若。
“什么事。”看到般若来了,妖刀姬淡淡的问道。般若说:“你出去战斗时,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首无前辈的消息?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离开晴明大人的妖怪。”妖刀姬回想了一下,说:“你是说那个没脖子的?”般若差点笑出来,说:“是啊,我突然想起来他还欠我东西呢,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妖刀姬盯着般若的眼睛,盯了好一会儿,说:“好,我会留意的,如果遇上了我就把他拎回来。”
般若道了谢,他想象了一下妖刀姬拎着首无的样子,她是拎着头发呢,还是会揪着衣领呢?见他一直在笑,黑蛇有些不耐烦了,说:“打听个消息你都能高兴成这样?你真看上那个小妖怪了?”般若说道:“你不觉得,最近没有首无前辈捉弄,少了很多乐趣吗?之前被他吓到了没来得及拦他,这次等他回来了我一定让他离不开这里。”黑蛇顿时兴奋起来,叫嚣道:“你终于打算榨干他了?记得给我也留几次机会,仔细看看,他的脸还挺可爱的,不知道身材怎么样。”般若尴尬的笑了笑,说:“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在结界里说说话而已。”黑蛇说道:“你只是想玩弄少年的感情吧!这可比吸食妖力还要恶劣呢。”被一言击中了要害,般若索性不再伪装,说:“这寮里除了我几乎都是女孩子,我快闷死啦!没想到那个晴明失忆后居然变得那么好色,召唤出来的全是女孩子。”黑蛇意味深长的看着般若,说:“没准他留下你,也是因为你长得像女孩子一样漂亮呢。”般若:“这我倒是不否认。”

妖刀姬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个噩耗。
“听路边的小妖怪说,有个没有脖子的妖怪被阴阳师源博雅打回阴界了。”“什么?!”般若吃惊的喊道,再也没有平日里的从容与淡定。他知道关于阴界的传闻,那是妖怪的修罗地狱,无休无尽的战斗、死亡、吞噬令每个妖怪都闻风丧胆,所以常常会有阴阳师把打回阴界作为对妖怪的惩罚。首无去了阴界,能不能好好活下来呢,般若担忧着。

阴界。据说是大妖怪八岐大蛇出生的地方,这里是阴气的始发之地,能够在里面存活下来的都是强大的妖怪,弱小的妖怪甚至连那浓重的阴气都承受不了,这里是妖怪的地狱。
首无漫无目的的走在干涸的土地上,口干舌燥。他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这里是阴界,并没有可以补充妖力的食物,想要活下去,只能去吃弱小的妖怪。可是一看到那些妖怪可怜兮兮的眼神,首无就又忍不住把他们放了,可恶的晴明,都怪他给自己灌输了那么多人界的道德礼法,他就像一只家养的野兽,在真正的野兽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首无战败了。
战败的后果是极其可怕的,首无见过有妖怪被活活撕成两半,还有的被穿在铁架上烤死,然后被一帮妖怪分而食之。还有些……首无听说了一个传闻,妖怪的体液中含有妖力,有些妖怪会抓很多妖怪留在自己的巢穴里,需要时就与他们交配,夺取妖力,这样就不用再天天冒险出去觅食。那个家伙会用哪种方法对付自己呢,首无的心里忐忑不安。
首无被那个叫食发鬼的妖怪带回了巢穴,那里散落着不少妖怪的骨头。角落里还有一些以前被抓来的小妖怪。食发鬼并没有立刻吃掉首无,仅仅把他关了起来,大概他现在不饿吧,首无心想。不多时,两个低级妖怪走了过来,大概是这里的守卫。两个妖怪没有理笼子里的妖怪,喝着酒闲聊着,首无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一些话。
妖怪2说:“告诉你,我听说了一个很厉害的消息!”妖怪1让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妖怪2说道:“还记得那个般若吗,比我们长的还丑的那个?”听到般若的名字,首无竖起了耳朵,但是他不确定妖怪们说的般若和他认识的是不是一个。
妖怪1说:“般若啊,就是那个到处撕人脸皮伪装自己的丑八怪?”妖怪2说:“对,就是他,听说他现在成了安倍晴明的式神。”妖怪1:“哈?不会吧!难道安倍晴明也被他的脸给骗了?”妖怪2:“这我倒不清楚,不过他现在的脸确实很漂亮呢,不知道是抢了哪家小姐的脸,不少愚蠢的妖怪和人类被他的脸欺骗了,被吸干了都不知道。”妖怪1笑了起来:“哪个妖怪会那么蠢,当他开始亲吻的时候就该察觉了啊!”妖怪2也笑了起来,说:“哈哈,是啊,这么蠢的妖怪放在阴界早就被群哔——至死了。”
两个妖怪的污言秽语针针见血,首无甚至怀疑他们是知道了什么,故意来嘲讽自己的。般若……他想起之前在山洞里般若亲吻自己的时候,他那时还想入非非,其实,般若只是在吸食他的妖力而已,否则伤成那样的般若怎么有力气带他回去。首无并不会因此怨恨般若,虽然没有对他说实话,但般若救了自己,在那种情况下,那是唯一的办法吧。但是,他也开始意识到,他和般若的差距太大,和般若比,他就像婴儿一样愚蠢稚嫩。首无消沉起来。
阴暗的洞穴让人有些昏昏沉沉的,首无听到有人走了过来,他的脑袋更沉了,像是被灌了迷烟一样。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人把他抱起来,带了出去。
首无很快就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囚牢,他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一件灰色的浴衣,鞋子也没有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有一条围巾,虽然不是之前的那条,但能遮挡他缺失的部位就很好了。首无活动了一下身子,非但没爬起来反而差点摔倒。力气也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这是……怎么了?
首无的脑子里很乱,他不清楚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能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甚至不敢把那件事和之前听说的夺取妖力的传闻联系起来。可越是这样,就越容易往最坏的地方想。

评论
热度(8)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