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4)

这一章有点混乱,不加引号是般若,加引号的是蛇

般若用鬼面把首无固定在自己背上,让黑蛇托住首无的头。黑蛇在铁笼的锁头上吐了一些毒液,剧毒腐蚀了锁头,般若从铁笼里爬到铁笼顶上,腰间的伤口被牵动,他皱起了眉头,可现在没时间了。他强忍着疼痛,抓住笼子上的锁链,向上面爬去。
像刚才一样用毒液腐蚀了上面的石板,般若爬到了上层的山洞里,他的伤口又流血了,洁白的腿上沾染了鲜红的血液。他把首无放在一旁的地面上,大口的喘着气,精致的面容突然变得冷漠起来,血红的瞳孔变成不祥的竖瞳。“你要是听我的直接把这个妖怪吸干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虽然只是r级,但姑且还有点妖力。啊~少年的肉体想必十分美味吧。”说完这句话,竖瞳恢复了正常的瞳孔,般若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色,他的身体才十五六岁。”竖瞳的“般若”出现了,他说:“可是他的年龄可不止十五六岁,说不定比你都要老。而且,他似乎不讨厌被你亲,都不舍得用冥火烧你,即便你把他榨干他也不会有怨言吧。”般若说:“不行,我答应过那位大人,不会再随便吸食别的妖怪了。”“般若”大笑起来:“呵呵,明明是有名的大妖怪,却愚蠢的可笑,你真把他说的什么狗屁大义当真了?”般若沉默了片刻,说:“别说了,还是快想办法逃走吧。”
般若重新把首无背上,向远处的石门走去,那个巫蛊师还没回来,大概是出去抓别的妖怪了吧。般若走到门前,按下开关,石门升了起来。
石门升起的那一瞬间,外面的阳光几乎让般若晕眩,天是阴的,但他已经在黑暗中被关了太久,稍微亮一点都觉得刺眼。“嘶嘶嘶!”黑蛇发出尖锐的叫声,这是危险的信号,般若急忙跳到一边,眼睛也变成了竖瞳。刚才站的位置上,一团肥大的虫子翻滚着,令人作呕。
“呵呵,老夫才一会儿不在,你们就要跑了吗。”巫蛊师笑着走进山洞,石门被关闭。“般若”后退了几步,尽管吸取了首无的妖力,可他的身体受损太严重了,并不适合做长久的战斗。他挺起胸来,傲慢的望着巫蛊师,说:“无礼鼠辈,汝可知道吾是谁吗?”老者像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他,说:“已经吓得糊涂了吗,小子,老夫可不吃这一套。”“般若”冷笑一声,说:“吾乃八岐大蛇被斩断的蛇头所化,虽说现在妖力不及本体,但对付汝这等宵小之辈已经足够了。”巫蛊师看着一脸认真的“般若”和他背上的黑蛇将信将疑,他说道:“你要真是八岐大蛇所化,怎么会被我抓来?想骗老夫?小子太嫩了。”“般若”说道:“这小子本就是吾找来依附的肉身,他一死,这身体便是我的,他的死活吾并不在意,但汝要拿这身体喂虫吾就要认真了。”巫蛊师说道:“我不信你,你要真是那位大人的化身,不如与我一战,你要是赢了我就放你走。”“般若”冷哼一声,说:“既然你那么急着受死,那就来吧!”说着,他托起一个巨大的鬼面,砸向巫蛊师,巫蛊师看他身娇体弱,并不放在眼里,岂料鬼面落下之后他的头眩晕起来,趁他眩晕的空挡,“般若”背着首无逃出了洞穴。

“哈,那家伙一定没想到晴明给你带了魍魉之匣。”“般若”得意的说道,而原本的般若却一直沉默着,刚刚动用了那么多妖力,身上的伤痛已经无法抑制了,般若的腿上全是血,身体痛的快要昏过去,这时,“般若”说道:“等等,京都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般若抬头望向远处的都市,那里被浓密的乌云掩盖,强大的妖力笼罩着整个世界,京都发生了异变,这一定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灾难。“带我们回去吧。”般若说,“般若”不再玩笑,控制着般若的身体赶往京都的方向。
京都的街道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宽阔的大道上竟空无一人。“般若”不再逗留,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晴明的阴阳寮,只要到了那里,般若就安全了。

阴阳寮里和外面一样,没有人在,连式神都没有一个。“晴明大人?”“般若”学着平日里般若喊晴明的语气喊道,果然没有人回应。可这两个人都已经等不了了。

这几天浑浑噩噩的仿佛在梦里一样,无数记忆的碎片在脑中交叉、重叠,这难道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和上次死亡不同,那时首无的脑子里只有不甘和愤怒,而现在,他的执念被琐碎的日常消磨殆尽,御魂、觉醒、吞噬……太多无聊的事占据了他的思维,也许跟着晴明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妖怪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短短几日,首无身上的伤口就几乎痊愈了,可让他不解的是,妖力流失的过多了。醒来的时候,首无看到的是陌生的床帐,他动了动身体,耳边传来蛇吐信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一条黑蛇正盘踞在床头,而自己的身体正被人抱着。
首无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是在不知不觉中睡了哪家的姑娘吗?他慢慢的扭过头,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漂亮脸蛋,这张脸他很熟悉,也不是什么姑娘,首无放下心来,是般若啊!
但放心不了多久,他就回想起半睡半醒时的那个吻,那个是般若吗?难道般若喜欢男人?可是,那个嘴唇的触感真是好……等等,自己在想什么!首无羞红着脸想要逃走,那条黑蛇却跳下来冲着他嘶吼,首无被吓了一跳,发现只是条蛇时他就放松了警惕,继续掰般若抱在自己身上的手。
这时,黑蛇突然说话了,“你这混蛋,敢动一下我咬断你的喉咙!”那是一个男性的声音,首无四下看看才确定真的是这条蛇在说话。他说:“你会说话啊?”黑蛇洋洋得意,说:“那当然,你以为你们两个菜鸟的命是谁救的!我告诉你,般若现在伤还没好,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哪都不许去。”首无有些郁闷,说:“我干嘛要留下啊。”黑蛇冲他吐了吐信,说:“那还用问,当然是暖床啊!你趁他受重伤不能动强吻他的事你都忘了?你想丢下他就跑?”“啊?什么?”首无懵了。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般若也慢慢醒了来,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说:“吵什么呢?”从声音可以听出,他还很虚弱。般若翻了个身,从他半敞的里衣缝隙里,首无看到,他的胸部以下缠满了绷带。首无陷入了深深的罪恶感,如果不是他被人控制,般若也不会受伤。
“嗯……般若,那个……我是不是之前亲你了……”首无支支吾吾的问道,般若愣了愣,随后露出狡黠的微笑,说:“啊,前辈真是色呢,居然会做这样的梦。”首无有些窘迫,说:“是梦啊,那就好。如果是真的,我就要对你负责了。”这让般若来了精神,他说:“前辈要怎么负责呢?”首无说道:“如果是真的,我就得伺候你啦,幸好只是个梦……”“是真的哦。”般若突然说道,首无还没反应过来,般若就爬起来,轻轻在他唇上印了一下,首无呆住了,随后抱着头光速逃离了般若的床。“前辈,别忘了你说过的话!”般若在后面喊道。
“黑蛇,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了?”首无走后,般若渐渐收起笑容。黑蛇回答道:“寮里的式神都不见了,安倍晴明也不知所踪,现在京都到处都是妖怪,阴气重的很。”般若说道:“没想到我们离开那几天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山兔去哪了。”黑蛇:“这不是正好吗,我实在看不惯安倍晴明那个假正经的人类,不如就这样离开好了。”般若:“好不容易才有个落脚的地方能安定下来,我不想走。”黑蛇望着般若,说:“你该不会是有什么牵挂吧?那个妖狐?还是那个妖琴师?该不会是那个首无吧!明明只是个其貌不扬的小鬼,你居然为了救他吃那么多苦,真是让我意外呢。”般若满脸黑线,说:“你想的太多了,我心里只有那位大人,至于首无前辈,我只是觉得逗他玩很有意思而已。”黑蛇:“调戏老实的妖怪确实有趣,只是你不要引火烧身就好。”般若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不要再吹牛说自己是八岐大蛇的蛇头之类的了,没有人会信的。”黑蛇哼了一声,说:“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早晚有一天要让你们见识见识我本体的厉害!”般若:“还是不要了,我累了,要休息一会儿,你去看看首无吧。”

空无一人的庭院冷冷清清的,首无从黑蛇那里得知了现在寮里的状况。这里只剩下他,还有般若了。首无不知道如果没有发生这场异变,晴明会不会去救他们,般若姑且不论,如果只有他一个被抓住,晴明一定会直接放弃吧。但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什么用了,首无甚至想就像这样再也见不到晴明也不错,一想起晴明他的心头就仿佛有一块石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小鬼,你到底为什么要留在安倍晴明身边。”黑蛇的问题打断了首无纷繁的思绪,首无思考了片刻,说:“因为他承诺过,在他身边我能变强。”黑蛇说道:“可是你变强了吗?”首无沉默了,寮里式神太多,晴明根本没有多余的资源给他。同样身为晴明的式神,那个白狼比他强很多,因为她是sr级,即使来的比他晚,晴明还是强行用达摩让她快速的成长起来,甚至,连首无一直佩戴的御魂都被扒下来给了她。首无肩上的冥火熊熊燃烧着,他知道,这是妒忌,最可怜最恶毒的感情。他无法做到像雪女和三尾狐那样淡定,只能放任这些阴暗的感情在心里滋生蔓延,他有点恨晴明,即使他曾在大妖怪的手中救下无助的自己。

评论
热度(8)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