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首无】殊途(2)

离庭院越来越远,首无感觉自己的头越发昏沉起来,他的视线渐渐模糊,想要说话,却无法发出声音,身体已经感觉不到了。自成为妖怪以来,首无对自己的头总是格外小心,像这样身首分离这么久这么远还是第一次吧,这也许就是首无这种妖怪的弱点。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对这两个小魔王认真发一通脾气,可是现在,已经支撑不住了。首无渐渐闭上了眼睛。
山兔让魔蛙在一片花草繁茂的地方停下,和般若一起跳了下去,般若把首无的头放在草地上,一边喘气一边说:“首无前辈,你怎么不说话了?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首无依旧没有说话,般若有点奇怪,把首无的头抱起来,却发现他的脸色已经变得不似活人,眼睛也紧紧的闭着,这简直就像一个身首分离的尸体一样。
般若有点怕了,他喊道:“喂!首无!你怎么了?我错了,你快醒醒?”山兔抬头看到般若手里面色惨淡的头部,也害怕起来,“首无哥哥?首无哥哥怎么了?”她说着就开始流眼泪,般若立刻做出决定,说:“山兔,我们快回去,也许晴明大人会有办法!”山兔用力点点头,跳上魔蛙带着般若往阴阳寮的方向跑去。

另一边,半个小时以前,首无的身体漫无目的的在山坡上走着,他已经跟丢了自己的头部,无论是视觉、听觉,还是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了,头离得越远,身体就越发难以控制了,这实在不是个好兆头。可偏偏祸不单行,一个陌生的身影渐渐靠近了那具即将失控的身体。
“居然是个没有头的,用来试试新养的蛊虫吧。”这是首无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天色渐渐变暗,山兔和般若骑在魔蛙背上一路狂奔,夜幕降临后一切都变得晦暗起来,使得旷野中那一团金黄的火焰越发显眼起来。“山兔!你看,那是不是首无的身体!”般若喊道,山兔站起来看着那团火焰,喊道:“是首无哥哥,魔蛙,快过去!”“等……”察觉到有些地方不对劲的般若还没喊出口,就已经被魔蛙带去了火焰那里。
首无的身体站在草地上,一动不动,晚风疯狂的肆虐着,几乎要把周围的草连根拔起,随着魔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身体突然抬起手,缠绕着手中的线,对着来人的方向,发起了攻击。
“山兔小心!”般若扑向山兔,那凌厉的妖力贴着他们的头过去,在后面的地面上留下一个大坑,为了躲开这一击,般若把首无的头弄掉了。他跳下魔蛙,跑向草丛里去捡首无的头,那边首无的身体接连发出了几次虚无,般若一边抱着首无的头一边打着滚躲避攻击,很快就弄了一身的伤。
“……你在,干什么呀!”怀里的头部突然说话了,般若急忙看向首无,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因为刚刚的折腾,他的发带已经脱落,软软的白发垂在脸颊两侧,看起来少了几分冷漠严肃的气息。首无的脸色依旧很差,但比起刚才,至少算是活了过来。
“……”般若还没说话,首无的身体就追了过来,一记重击落下,般若就地打了个滚,可惜肩膀依旧被砸到,脆弱的骨头发出可怕的悲鸣,般若惨叫一声,再次将首无的头部弄掉了。
首无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走过来,攻击,脑子里只剩下震惊二字,“喂!你怎么了?怎么不听话?”他冲着自己喊道。身体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停下了落向般若的拳头,这时一道金光砸在那身体的背上,“啊啊!”首无的头惨叫一声,吐出一口血来,那身体开始流血,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你是谁啊!离般若哥哥远点,不然我就要套断你的骨头啦!”远处传来山兔带着哭腔的喊声,首无知道,她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现在的她并不能打败自己的身体。
“山兔……”蜷缩在地上抱着手臂的般若突然说话了,他望向山兔,说:“那身体是首无前辈的,不要打,他会痛……你快回寮里,让晴明大人来救我们。”
惊讶于般若的话,首无一时竟忘了自己还在危险中,等他反应过来,山兔已经含着泪跑了,黑暗中有一个伛偻着身子的老者提着昏暗的灯笑呵呵的向他们走来,老者背后破旧的罐子上结了一层虫卵一样的东西,腥膻的味道令人作呕。
“这是你的头吗?”老者对失控的身体说道,他看看首无,又看看倒在地上的般若,说道:“头什么的根本不需要,给我打烂他。”首无瞪大了眼睛,他的身体开始蓄力,又是一发虚无准备发射,“住手!”地上的般若喊道,竟爬了起来扑向悬在半空的头部,虚无紧贴着他的肋骨在前面的地上留下一个大坑,腋下的衣服烂掉了,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瞬间血流如注。般若昏死了过去。
首无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他大吼着扑向自己的身体,被控制的身体不再认得自己的头部,肩上的冥火灼烧着,在他脸上留下可怖的伤疤。“啊啊啊!这份疼痛,快给我想起来啊!”首无对着自己的身体呐喊道,被身体和头部同时左右的冥火又灼伤了首无的身体,这疼痛钻心蚀骨,就像他被斩首时那样。为什么被斩首?斩首的人是谁?首无早已不记得了,唯有这疼痛,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仿佛听到了头部的呐喊,身体有了反应,首无艰难的抬起右手,紧紧握住手中的线轴,他凝聚了体内剩余的全部妖力,对着一旁看戏的老者放出最后一击。这下就能结束这个噩梦了吧!得赶快带那个般若去治疗!首无想着,视线却渐渐模糊起来,身体里面很痛,像是有虫子在啃咬一样,心脏快要爆炸了,被山兔打伤的地方还在流血,很冷、很疼、好累……首无渐渐闭上了眼睛,老者略带遗憾却并不慌张的淡定面容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没事?可恶、为什么会那么弱?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地上那抹红色的身影也越发暗淡,他们,要死了……

下一章囚禁play…………

评论(2)
热度(11)
©封千羽 | Powered by LOFTER